港台明星

一个学播音一个人机交互两个90后大学生飞无人机玩出新境界

2019-11-09 09:28:1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一个学播音一个人机交互两个90后大学生飞无人机玩出新境界

他们是两个还没有大学毕业的90后,一个学的是播音主持,一个学的是人机交互;他们的家乡相隔数千里,一个在辽宁,一个远在新疆;一个从初中开始就接触航模运动,另一个在上大学前对无人机几乎没有概念。因为在大学期间有过几次交流互相有了认识,彼此都怀揣着对创业的梦想,志同道合的两人一拍即合从工作室做起,最终在大三的时候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专门从事无人机拍摄。刘震是总经理,李爰璋担任COO。

想要成立一家主要以无人机拍摄为主要业务的公司,一开始是刘震的主意。他最早接触无人机可以追溯到七八年前,彼时刚刚上初中的刘震就对航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这些年也一直没有扔下这个爱好。直到考上了大学,多旋翼无人机的出现和兴起,让刘震看到了其中隐藏的商机。“玩多旋翼不但可以参加比赛,结识更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,而且还有钱赚。”他所说的“有钱赚”指的是利用业余时间做无人机拍摄,虽然赚的钱不多,但已足够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。而刘震没想到的是,这次随性而为的尝试,让他和李爰璋在无人机拍摄领域抢占了先机。

一个学播音一个人机交互两个90后大学生飞无人机玩出新境界

大概从一年多前,无人机开始走进普通人的视野,一时间报纸杂志电视上,与无人机相关的新闻总是能抓住公众的眼球,尤其是汪峰用无人机架载着9.5克拉钻戒向章子怡求婚的举动,不仅成功让汪峰罕见地上了“头条”,更让民用无人机火了起来。事实上,在此之前,民用无人机已在很多领域被广泛利用,原先是被部分餐厅用来送菜,而后被快递公司发现了货运价值,而在更广阔的军事领域,无人机更是具有很强的不可替代性。

在刘震看来,恐怕他最关注的并非是上什么头条,而是将无人机的价值在商业领域挖掘出来,在满足自己兴趣爱好的同时,又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。多旋翼无人机第一次真正走进他的视野则是在2013年,也就是他刚上大一的那一年。“当时长春市举办一个创业大赛,学校出资3万元为我买了架无人机让我参赛,这个创业项目在当时算是比较独特,后来也赢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。”读播音主持专业的刘震看起来就像个没有长大的大男孩,只要说起无人机,他就会立刻滔滔不绝起来。“无人机现在很多人都在玩,但是真正能够飞得好的飞手并不多。现在我们主要做的是广告片和宣传片的拍摄,以及一些影视剧的打包拍摄。”之所以说是打包拍摄,是因为像景域传媒这样并不具备承接整个影视制作流程的小公司,通常都是承揽一个环节的拍摄任务,这就是打包的含义。实际上,就在几天前,刘震还在遥远的宁夏银川参加一个电视剧组的拍摄,他的任务是为几个镜头做空中航拍。他为记者解释了具体的操作流程:“比如根据情节需要,导演要从演员的上前方进行拍摄,同时又有跟拍的要求,这个时候无人机就是首选。通常来说,一个剧组很难配备一个专门的无人机摄像,这就给了像我们这样专业无人机团队发挥的空间。”

说到这里,刘震笑着表示,“一般来说,像这样接一次外地的业务,收入还是挺可观的。另外,到外面总能接触更多的人,而且也能够积累更多的飞行经验,再加上有钱赚,真是一个不错的差事。”他挺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,经营着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,与小伙伴们一起共同为着同一个事业拼搏,在他看来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东西。“说实在的,现在无人机行业在中国还是刚刚起步的状态,虽然最近一两年成立了很多无人机公司,有的是研发生产,有的跟我们一样主做无人机拍摄,但大多都是新创公司,大家的经验都差不多。同行之间谁也不比谁发展快多少,主要还是看核心技术,除了飞机技术参数这样的硬性指标外,更重要的是飞手的操控技术。同样一架各种技术参数都一样的无人机,在不同人手上,飞出来的效果差很多。”

一个学播音一个人机交互两个90后大学生飞无人机玩出新境界

刘震最为自信的地方就在于此——虽然公司很新,但技术老到。他承认目前正在工作的无人机已经是几年前的老机型,配置也不算高,但他和他的合作伙伴有信心可以飞出最好的水平,“不论到什么时候,技术总是最关键的因素,再好的飞机没有遇到好的飞手,也一样生产不出好的片子,相反一架很普通的飞机,只要由优秀的飞手来飞,也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现在,刘震主要负责无人机拍摄,而他的合作伙伴李爰璋则在人机交互方面有着很强的专业知识。相对刘震的外向,李爰璋整个人看起来偏稳重,话不多的他主要的工作是做好技术方面的保障,以及新业务的拓展和研发。虽然两人都还在校学生,但他们对市场的认识已经非常成熟:尽管目前来看无人机拍摄领域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,但随着国内国际无人机拍摄行业竞争的愈加激烈,尤其是一些知名企业不断得到巨额投资,像他们这样小型的公司,未来势必将面临一场惨烈的“战斗”。

“仅仅关注眼前的,市场将变得越来越小,所以一定要开拓新领域。”刘震说,除了普通的全景航拍,虚拟和现实的交互是未来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。按照他和李爰璋的规划,要想在行业站稳脚跟并不被其他同行赶超,必须不断创新,而且要勇敢地走在同行的前面。“其实,我们的发展速度在整个行业来说有点慢了。”李爰璋略显担忧地说,“市场这么大,我们不愁业务,但是能力瓶颈的问题日益凸显出来,比如人手不够,能独自完成飞行的人才非常紧张,这样就算有业务我们也不敢接。”

的确,无人机航拍的投入太大,再加上人手不够的现实问题,要想获得跨越式快速发展,并非易事。好在,刘震和李爰璋两人志同道合,虽然面临暂时的困难,但二人却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。他们的想法是在最大程度保障员工工资的基础上,尽量削减自己的开支,他们并不拿每月的工资,主要收入就是公司的年终分红。随着无人机型号的更新换代,加上业务的需求,他们也要上新机,这又将是一笔不小的投入。尽管亟需资金,但刘震和李爰璋并不急功近利,秉持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潜心研发新技能,从不敷衍了事。这让他们获得了业界的好评,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一些新项目,比如他们今年就拿下了长春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宣传片拍摄任务,陆续地也有更多的客户找上门来。随着行业口碑一点点建立起来,婚礼策划公司也找上门来谈合作,尽管飞一次的收入很客观,但经过现场勘查和研究,刘震和李爰璋认为室内飞行的危险性太大,因为室内没有GpS定位,手机干扰又多,一旦出现飞行事故,后果可能不仅仅是飞机坠毁这么简单,要是伤了人就得不偿失了。所以,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坚决地放弃了婚礼拍摄这块市场。

比资金更难解决的问题是人才的短缺,用刘震的话说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技术练到最好。看似简单的无人机,如果不经过上百小时的模拟飞行培训,飞手是无法独自完成飞行拍摄的,而这也正是刘震最为头疼的问题。“我们专门购进了模拟飞行软件,每个飞手在正式飞行前都必须经过100小时以上的模拟飞行训练,因为无人机的操控没有想象那么简单。而且很多人不清楚的是无人机拍摄其实是一项危险性很大的项目,尤其对飞手的临场反应能力有很强的要求,否则将会出现无法补救的后果。”

在这个行业呆的时间长了,刘震感觉越来越不敢飞了,这或许是每一个专业无人机飞手都会遇到的现实问题。他说他看到和听说很多因为操作失误而酿成的惨祸,轻则飞机损毁,重则致人重伤。

另外的担忧在于,随着无人机市场的逐步放开,准入门槛的降低,国内生产无人机的公司也越来越多,无人机价格也越来越低,进入无人机拍摄领域几乎没有什么限制,竞争的对手多了势必会降低行业服务的价格水平。“原来上万块钱才能买到的无人机现在只要几千块钱,越来越多人进入无人机拍摄领域,这就拉低了市场的价格。曾经一天四个起落的拍摄价格是一万六,现在只要一万到一万二,市场价格已经大大降低,对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来说,这个价格有些难以接受。”刘震说。

对于只有十个员工的景域传媒来说,虽然钱不是最大的问题,但刘震和李爰璋不排斥任何形式的投资,“我们更希望投资者带着钱也带着资源。”他们希望,5年内公司可以做到一定规模,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,并开拓更大的市场。

在公司的运营中,性格不尽相同的二人吵架是经常的事儿,但好在目标一致,吵架都是为了解决问题。再过一年,刘震和李爰璋也将走出校园进入社会,那时他们将不再得到学校的资助和扶持,他们遇到的问题可能会更多更复杂。但对于刘震和李爰璋来说,这些未知并不可怕,因为他们足够年轻,他们所从事的领域也足够“年轻”。有技术,有梦想,有行动,这就是最大的资本。

卖印度神油的网站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vager

希爱力和万艾可分别什么时候吃最合适

伟哥的副作用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